话音落下,众宾客同时正襟就坐,停止了议论。

  何进的脸色微变。他没想到自己只是高兴,随口这么一说。这异人倒还真矫情上了,一开口就要三样。碍于面子,他只好借大笑来掩饰内心,故作爽快答应了下来。

  “好,我就答应你。”

  “多谢何侍中。”陆遥抱拳行礼,毫不客气的说道:“第一,我想要刚才诸位随性所作的诗词歌赋。”

  话一出口,包括何进父女在内所有人又是一愣。这算什么赏赐。随性所作的诗词歌赋不过是宴席上助兴之物,根本算不得什么。说难听点,在座的人都不愿承认这些作品是自己所作。

  陆遥看到冷场,也很无奈。世外桃源村其他指数都容易达标。只有文化指数是个老大难问题。目前丁衍以及从飘零村傲视天下村俘虏来的那几个书生倒还能撑住,不至于出现文化指数下降的情况。但是今后领地升级,文化指数可就不是现在这样简单就能提升。

  何进是当朝新贵,何皇后的兄长,宴请的宾客自然不会是贩夫走卒。可以说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文化人,和粗人不一样。他们所作的诗词歌赋虽然没法青史留名,但是对于世外桃源村来说却是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拿来提升文化指数再合适不过了。他要让文化人的诗作熏陶整个世外桃源村。

  “这……”何进张了张嘴。

  他本以为陆遥想趁机要求官职,或者是追求荣华富贵。他也打算答应。毕竟之前话已出口,食言而肥那就丢面子了。今天是展示肌肉的日子,面子丢了还怎么向在座的权贵展示肌肉。结果陆遥要求的居然就这么简单。那些诗词歌赋,在他眼里一文钱都不值。

  “爹爹,不如就答应他吧。”何蜜俏脸微烫,小小声的央求。和踏雪乌骓相比,这点根本不算赏赐。

  古人赴宴,所作诗词歌赋都是随性所致,内容自然是宴席上的亮点。刚才在座众宾客所作诗词歌赋中很是有一部分关于她的。于是爱幻想的少女想多了。

  “好,来人。”何进开怀大笑,爽快命人将席间记录下的诗作送到陆遥面前。这时蔡侯纸已经普及权贵这一阶层。文人雅士在宴席上吟诗作赋,讲究点的主人都会安排人将其记录下来。何进当朝新贵,自然得与时俱进。

  “多谢何侍中。”陆遥达成第一个目的,立即说出了第二个请求:“朱崖州荒夷之地,我虽不才,却愿传播中原文化。还请何侍中赏我几部典籍。”

  “来人。”何进听完当场就命人送来一箱书籍。他虽然是个粗人,但是已经身居高位,当然得附庸风雅,尽管只是做样子而已。现在正好拿来送人。

  此时众宾客看向陆遥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好感。本来他们只当陆遥是个弄臣,想要取悦何进以求晋身。没想到这异人领主还是个文化人。

  文化人看粗人,各种不顺眼。文化人看文化人,哪怕才学浅薄,那也是另眼相看。

  “第三样你要什么。”何进见陆遥这么懂事,就要点不值钱的东西,心里美美的,当即故作不悦的笑骂道:“尽管说,本府没有,我便亲自去求皇后。”

  众宾客面色微变,纷纷眼观鼻鼻观心,噤声不语。在座的都不是蠢人,听得出来何进是在故意展示自己的肌肉。求皇后干啥,去皇宫内库拿东西呗。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碰的。

  “第三样我想要人。”陆遥不好意思的说,偷偷打量何进。

  前面又要诗词歌赋,又要书籍的,全是铺垫,最关键的是第三样。他想借何进的权势弄一批书生回去。只要能得到十个书生,他有信心在世外桃源村发展到3级小镇之前都不需要担心文化指数。

  话音落下,众宾客面带诡异,纷纷飞快和旁边的人对视一眼,然后正襟危坐,嘴角不知不觉中挂上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个……”何进面色阴晴不定,迟迟没有开口,完全没有刚才那种气势。

  “我就要一个。”陆遥看到何进面露迟疑,赶紧降低要求。

  书生不易招募。尤其是朱崖州这种在中原人士看来是荒夷之地的地方更难招募到书生。因此之所以那么多玩家宁可选择竞争激烈的中原也不愿选择朱崖州,夷州这种没啥竞争的地区。这一点,官网上都写得明明白白。重生前他也是因为这一点才选择司隶发展。

  何进顿时色变,额头青筋暴起。下面众宾客纷纷低头,拼命压抑不至于笑出声来。这异人,果真胆大包天。这种要求都敢当着何侍中的面提出来。

  何蜜羞得满面滚烫,娥首恨不得埋进胸口。还以为是个好人,没想到也是个坏坯子。她暗暗在心里呸一声,心里却有点小期待。远居海外总比在中原政治联姻整天担惊受怕强。

  “怎么,连一个都不肯给?这年代的书生没那么少吧。现在十常侍当道,外戚横行。犯官很是不少呀。随便从牢里拎一个出来放在朱崖州就是个宝贝啊?”陆遥纳闷不已,想不明白为啥冷场。

  “你乃异人。”何进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来,冷冷看向陆遥。

  “异人怎么了?我就要一个书生也不行?”陆遥愕然反问。

  “书生?”何进当场又是一呆。

  众宾客中不知道是谁噗嗤笑出声来,随即戛然而止,显然是及时捂住了嘴。人人面带古怪之色,正襟危坐强忍着笑意。幸好没跳出来,不然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陆遥哪里知道在座的文化人都想多了,一脸茫然:“是啊,我的领地建了私塾,只是没有合适的先生。何侍中肯赏赐我。我就想找个先生去私塾里教授圣人之道。”

  “哈……哈哈哈……”何进开怀大笑起来,连连摇头。幸好碍于脸面没把话挑明,不然那就尴尬了。

  “还请何侍中成全。”陆遥诚恳抱拳施礼,身段放得极低。为了领地,誓要将不要脸进行到底。

  “哈哈哈……”众宾客也跟着笑了起来。开怀大笑是掩饰尴尬的最佳举动。看到何进开怀大笑,即使笑不出来也得跟上啊。

  只有何蜜笑不出来。她羞得快要崩溃了。宴席中宾客向主人要人,只会是女人。在座的目前就她一个女子。陆遥开口要人,她怎能不想多了。愿不愿意那是另外一回事。刚才胡思乱想那么多,然并卵。人家只想讨要个书生去当领地私塾先生而已。

  这异人好讨厌。

  “好,本侍中就答应你,送你一个人。”何进心结尽去,爽快答应了下来。

  陆遥心中苦笑。貌似演砸了,才搞到一个书生。早知道应该要十个啊。不多时,下人领着一人来到席间。他一看,吓了一跳。

  卧槽,何大将军你是要搞事啊。